走进太行山谷——第19流动党支部 任东

2019-10-18 16:37:33来源: 流动人才党员

在春寒料峭的三月,踏着薄薄的雪痕,我走进了梦回千转的巍巍太行。无论是在山腰还是峡谷,无论是清漳河畔还是农家院落,我似乎都能听见这首铿锵有力、令人振奋的太行魂歌。

走进太行,就不能不去涉县的响堂铺。1938 年3 月31日,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在这里指挥了著名的响堂铺伏击战,击毙日军森木少佐以下400 余人,焚烧汽车181 辆。如今,在当年伏击日军的公路北侧就建有响堂铺伏击战纪念馆。

走进太行,就不能不去涉县温村。1940 年8 月,历时3个半月的百团大战就是在这里策划的。从1940 年8 月20 日到12 月上旬,129 师与120 师、晋察冀军区、山西新军等部队组成了105 个团、约20 万兵力,向华北地区日本侵略者发动了一次我党领导的最大规模的交通破袭战,也称“百团大战”。其中,129 师进行大小战斗529 次,击毙日伪军7500人,俘虏日军军官70 多名,破坏铁路200 余公里、公路500余公里,击毁汽车47 辆、飞机4 架。

走进太行,就不能不去地处涉县城西北、清漳河畔的赤岸村。村头的广场上耸立着“刘邓和他们的战友们”的群雕。1940 年12 月4 日至1945 年12 月,这里曾是129 师司令部所在地。这里地处清漳河畔,依山傍水,环境优美。1940 年,刘伯承、邓小平率八路军129 师挺进太行山区,开辟、创建了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129 师司令部12 月底迁驻赤岸村,其司令部便设在村中央的小山坡上。

走进太行,就不能不去129 师司令部大院。沿着石板路向上走去,我来到了刘伯承的宿舍,看见那盏熏黑的马灯、那张简朴的桌子、那把磨得铮亮的椅子,眼前似乎浮现着这位神奇元帅运筹帷幄、决战千里的英姿。60 多年前,就在这间农家小院里,129 师师长刘伯承、政委邓小平、副师长徐向前挥师太行,领导广大军民彻底粉碎了日军对根据地的残酷扫荡,指挥了解放战争中的上党、平汉等战役,为取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走进太行,就不能不去赤岸村的“将军岭”。名垂千史的刘伯承元帅、徐向前元帅、黄镇将军在百年后都将骨灰撒在岭上,化作棵棵挺拔的劲松。那功勋卓越的李达将军、王新亭将军等死后不愿将骨灰安葬在万人敬仰的八宝山公墓,也没有回山清水秀的故乡,而是长眠在太行山的怀抱。这些将帅们只愿马革裹尸与那些浴血奋战的战友厮守太行,魂归太行。

走进太行,就不能不去拜谒将军岭下耸立着的漳南大渠纪念碑。碑高12.9 米,象征着八路军129 师的官兵。那掩映在松柏间的“漳河大渠”向我诉说着一段动人的故事。1942年,抗日战争艰难的相持阶段。同时,太行山区遭受了百年罕见的的旱灾。赤日炎炎,如灼似烤,井泉干涸,土地龟裂,许多军民用水要往返十几里的山路到清漳河驼水。人畜饮水如此困难,就更谈不上浇灌庄稼了。为了战胜旱灾,129 师与边区政府带领军民自力更生,用一年时间建成了30 多里的漳南大渠,把清漳河的水引上山来,流进庄稼田。尽管这条大渠只有不到一米宽,只能算作沟,但在当地老百姓的眼中却是一条“幸福渠”、“将军渠”、“救命渠”。

离开太行,我没有带走一草一木,能带走的是那巍巍太行彰显出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的初心与使命。我想,初心就是情怀,使命就是担当。无论是在国家民族危亡时刻,还是如今步入的新时代,只要把“人民”二字写在旗帜上,将“民族”融进心底,就会成为推动伟大事业取得胜利的精神源泉和根本动力。

——第19流动党支部 任东

责任编辑:lili

文章推荐

  •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