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里的一场马拉松赛

2016-02-17 08:53:18来源:中人网

现今大部分的职涯咨询,都鼓励我们要热情、刻意、勇敢,最重要的是,快速前进。职涯教练不会因为鼓励人们慢慢前进而大赚钱。但是从实现长期目标,也就是个人职涯成功来说,耐心可能是一项资产。

那并非表示,等待是件容易的事,等待可能令人感到沮丧和产生焦虑。年轻人通常被形容为特别迫不及待获得成功,我曾经在自家公司直接目睹这种情况。在我们公司里,有些最年轻的员工最烦躁,而且最热衷于快速往上爬。可能很难说服他们,进展需要时间;而需要时间并不是一件坏事。

我想要了解一下,资深高阶主管经历职涯延迟有多普遍。它是每个人在某个时间点都会经历的事情吗?长期而言,它如何影响雄心勃勃者的职涯轨道?我对一群包含45人的男女高阶主管进行意见调查,这群人的男女人数几乎各半,大部分是组织里的CEO或总经理。女性的平均年龄是50岁,而男性的平均年龄是42岁。

差不多所有的女性都说,她们有一段时期经历了职涯进展变慢、转变方向,或是被搁置,平均的持续期间是四年。她们一致提到,家庭责任是职涯进展变慢的原因,有些人说,她们是刻意放慢速度。但尽管速度减缓,这些女性几乎全都在45到50岁出头之间获得企业内的高阶工作。

相较之下,不到一半的男性(43%)表示,他们的职涯曾不断改变方向、步调减缓或是遭到搁置,只有一人提到家庭是减缓的因素。大部分男性将职涯延迟归因于改变跑道(以追求更高的薪酬或更好的机会),或是经历一段失业期。

虽然我的意见调查并不科学,但有其他的研究调查证实,女性比男性有更多展现耐心的原因。例如,看看《财富》(Fortune)500强企业之中的24位女CEO,她们晋升到CEO时,平均年龄将近53岁,几乎比男CEO的平均年龄大三岁。麦肯锡咨询顾问公司(McKinsey)的一项意见调查发现,女性往往是因为她们达到的成果获得晋升,而男性比较可能是根据感觉上的潜力而获得晋升。

虽然这项差异是一个问题,但是我不想把焦点放在亲职惩罚(parenting penalty)或男女性之间的差异上,而是偏好强调,耐心如何在最终获得报酬。例如,一项针对职场妈妈所进行的纵贯研究发现,虽然比起没有孩子的女性来说,有孩子的妇女晋升速度更慢,但是对那些仍留在职场的女性而言,差距随着时间缩减,并在50岁时消失。这与我发现的结果不谋而合:父母要达到他们想要到达的位阶,需要花多一点时间,但他们终究会达到。

事实上,在我的非正式意见调查中,许多人表示,他们喜欢拥有比较扁平的职涯轨道,而且他们从中学到重要的经验教训。特别是,90%的女性表示,她们面临的限制或是抱持的耐心,有利她们的职涯。这个人数与(较小群)表示职涯进展减缓的男性类似。

一个主要原因:预防工作倦怠(Burnout)。这确实是我30几岁时的个人切身经验,当时我有四个年幼的孩子,在某公司从事全职工作。至少经过十年,我的职涯才恢复了我从大多数没有子女的男同事和女同侪之中观察到的持续进展。

现在,做为一家成功的投资管理公司CEO,我相信,我同时享受家庭生活和职涯的意愿,在我的长期成功中有帮助。如果我比实际上更密集工作,我很可能已经累垮。我也相信,当我们过着平衡、健康的生活时,会是比较具有效能的思考者和合作者。

在意见调查中的一些人,将自己的职涯轨道描述为只是比较审慎和经过深思熟虑。他们采用韧性、毅力、决心和奉献等字眼来描述他们的专业承诺。例如,哈佛商学院教授萝宾·艾利(RobinEly)将她的职涯弧形发展描述为慎重的进展。

当她先生的高阶公务人员工作使他们举家迁往纽约时,她审慎地管理自己的学术途径,最后获得哈佛商学院的终身教授职。遵循慎重的途径,可能会避免许多强硬派高阶主管经历的问题:爬到职涯阶梯顶端,结果却发现它靠在错误的墙壁上。

最后,还有其他人表示,长期而言,多花些时间慢慢来,让他们能够培养成为高效能领导人所需要的技能。例如,律师狄娜(Deana)在纽约某家律师事务所工作,她朝着合伙人之路(Partnership track)前进,并作了一项策略决定。当她的孩子还很小的时候,她接受了一家地方性非营利机构执行董事的职位。

在那个压力较小的环境中获得高阶主管经验后,她重回一家律师事务所,很快就晋升为合伙人,最后加入高阶主管团队。她相信,她在非营利组织时期的短期工作,对她的职涯相当重要。当她重新进入企业法律圈时,她逐步发展成具备高阶主管经验的卓越和自信的领导人。

不论是有意或无意,减缓职涯步调可能有好处。

当年轻男女在20几和30几岁为了职涯抉择而犹豫不决时,他们应该记住,如同一项意见调查受访人强调的,职涯是一场马拉松赛,而不是短跑冲刺。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