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修复紧张的职场关系?

2018-01-02 08:46:29来源:江阴人才网

人际关系,是职场中常见的话题,很多人都会感概,同事关系就是不像同学关系那样简单。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职场中同事关系、上下级关系的复杂性。


自从校办领导换成王主任后,若琳的日子苦不堪言。


王主任是秘书出身,细致有余,决断力不足。即便是一封非常简单的邮件,只要是发给领导的,他就会让整个办公室的人一起草拟,逐字研究并征询每个人的意见后才发送出去。于是,自从王主任上任后,无效加班变成了常事。若琳办事效率高,个性又强,平日里小争执不断,王主任觉得若琳太跋扈,若琳觉得王主任太磨叽。


最激烈的一次冲突发生在校庆的时候。当时各种会议接待和庆祝活动应接不暇,校办所有人都是长期连轴转,已经非常疲惫了。活动接近尾声,有一天若琳终于可以按时下班。她高兴地给家人发短信,说晚上要多烧几个菜,好好补补元气。结果,菜还没上桌呢,王主任的电话就打到家里了,气急败坏地问若琳怎么不接手机。若琳想起来下午有个会,她把手机调成静音了。刚说完对不起,王主任就斩钉截铁地命令:你赶紧回来,某某领导一会儿要跟校长一起回学校,结束了还要安排合影。


虽然一肚子窝囊气,但若琳还是赶紧塞了几口面包,换好衣服就直奔学校。到学校一看,领导的影儿都没有。若琳问领导啥时候来,王主任说,不确定,我们先在这儿等。后来若琳又问了几次,王主任一直说,不确定,我们要等。一直等到将近晚上8点,若琳又累又饿,实在忍不住了问王主任:领导到底来不来,不来我就走了。


王主任终于打电话去问。听着他在电话里嗯嗯啊啊,若琳气就不打一处来,恨不得马上就要炸了。


她从电话的内容判断,领导根本没有明确说要来,不过说了个可能,王主任就当圣旨一样执行了,也不敢询问具体安排。王主任这边一挂电话,若琳就怒目而视:为什么不确定的事情不问清楚,就让我从家里赶回来?王主任也有点不好意思,辩解说,万一呢,万一呢。若琳顿时就炸了,声音高了八度:那就可以浪费我们这些小兵的时间和精力?


若琳觉得这办公室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摔门而出,从办公楼一直哭到停车场。


第二天到办公室,两个人互相都不说话。其他同事一看情形也知道不对,小心翼翼的,连玩笑都不敢开。


冷战了两三天之后,若琳给王主任发了个道歉短信,解释说当时太累了,脾气不好,为自己的失礼向他道歉。“主要原因当然是因为那阵子连续加班太累,又是饿着肚子被叫回来,情绪不好。另外也有对他的管理方式长期不满所积压的负面情绪,所以一下就爆发了。”若琳说,“但是不管怎样,工作上基本的礼仪还是要讲的,我太冲动,也没给上司台阶下,搞成这个局面,自己要先反思。”


王主任没回短信。不过第二天到了办公室,他先给若琳下命令:下午3点有个会,你去。若琳大声回答:“遵命,领导!”同事们看到雨过天晴,都笑起来,王主任也笑着摇摇头走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这当然不是最后一次冲突。两个性格迥异的人,注定在工作中会产生各种摩擦。但矛盾再激烈,基本上也是两三天内解决的事。若琳说她一直坚持先认错的原则。“我是有脾气就发,但事后都主动道歉、沟通,即便觉得他是错的,也会这么做。所谓‘打一下,哄一下’,这件事情顶撞了,那么别的事情就退一步;或者这个要求我回绝了,接着就挑其他不重要的、又比较讨喜的工作向他汇报,让领导找到存在感和满足感。总之,冲突也是有度的。”


当然,若琳手上还有张王牌——她是业务骨干,外语又好,校办的大部分工作都依赖若琳。“你认真把活儿干好了,工作上的一些冲突矛盾,对事不对人,解决起来就相对容易。”


现在王主任也摸清了若琳的“暴脾气”,发作时就像个快炸的气球,甭管她,嘭地一下爆了,好,没事儿了。


“主和不主战”的职场原则


陈辰留学回来不久就被大老板招到这家新组建的公司。新公司是陈辰出国前任职的那家公司和台湾公司合资重新组建的,所以有一半是“旧人”。陈辰向来人缘好,跟大部分旧同事都有交情,工作上大家相互间也比较帮忙。公司新成立不久,各种问题一大堆,但若真发生了什么矛盾,把问题放到台面上谈,大家彼此间也给面子,解决起来相对容易。


唯一一个例外是厂长。厂长是台湾人,性格上有点我行我素,新公司产品部门的几个主管是他在台湾公司的旧部下,所以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一个小帮派。突然来了陈辰这个跟他平起平坐的“空降兵”,还跟大部分中层是故友,厂长对陈辰顿时充满了警惕。


陈辰虽然主和,但他发现产品部门的那几个“近卫军”仗着有厂长撑腰,颇为蛮横,出现沟通障碍时,动不动就把厂长拉出来,有意无意地造成对立。几个项目做完后,陈辰觉得自己已经上了厂长的黑名单。


这时大老板找陈辰谈了一次,虽然没有点名,但陈辰立刻明白是厂长背地里打了小报告,将工作上的一些小矛盾扩大化,再把责任都推到陈辰头上。


大老板当然深明大义,陈辰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压力,但如何缓和跟厂长的关系,一度成为他的工作重心。


先从兴趣爱好着手。厂长是个工作狂加运动狂,50多岁的未婚男,下了班不是去健身房就是去长跑、打篮球或游泳,水平还挺高。陈辰一度也去健身房搞“亲善”,“可这对胖子来说难度太大啊。”陈辰感慨,话没说上两句,人已经累个半死,还让厂长看了笑话。


郁闷了半天,陈辰突然灵光一闪:我自己不行,手下不是还有那么多精兵强将吗。在陈辰的授意下,公司不仅成立了“篮协”“跑协”,还搞了几次慈善友谊赛。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工余时逐渐建立起友谊,两拨儿人马之间开始慢慢破冰。


关键的时候来了。因为沟通上的一些失误,工厂方面和美国的客户之间出现纠纷,厂长希望陈辰这边能调拨人手支援。陈辰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派的还是得力的业务骨干。时间紧,任务重,大家通宵赶工,苦战之下终于把问题给解决了。


厂长这回是真的感激,危机一解决,就拉着陈辰他们出去吃饭。


别小看饭桌文化,陈辰说,这是推心置腹的好时机。厂长这边说感谢的时候,陈辰就借着聊天儿,有意无意地说起被人打小报告的事。这种心知肚明但宽宏大量,并坚信是场误会的态度,简直是提升友谊的催化剂。从那以后,厂长和陈辰就以兄弟相待了。


两个头儿关系融洽,下属们自然不会再生事儿搞对立,“帮派之争”慢慢地也就消失了。


陈辰说他的职场原则是“主和不主战”,吃小亏少树敌,因为在职场上,与其在一个“敌人”身上耗费时间和精力,倒不如花些力气发展同盟军。


点评:在人际关系被破坏之前


人际关系,是职场中常见的话题,很多人都会感概,同事关系就是不像同学关系那样简单。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职场中同事关系、上下级关系的复杂性。


小A工作两年半,平时认真负责,与同事、上级的关系融洽。在一次项目申报的过程中,领导把小A算在了团队成员中。虽然这个项目对小A的晋升没有直接帮助,但是小A依然感激领导。到项目即将结束的时候,领导让小A写一份项目总结报告,小A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但还是认真去写,按时上交。


时间过去了大半年,小A也慢慢淡忘了这件事。直到有一天,她在领导的办公桌上看到了项目的获奖证书复印件,奇怪的是上面并没有小A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同事的名字。小A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绪难平。她不是不能接受领导要求自己完成项目总结报告,也觉得其他同事可能更加需要这个项目的参与经历,那么自己让出名额,也可以理解。让她难受的是,为什么做出这样的调整,领导不事先和自己沟通一下?


时间慢慢过去,小A偶尔会想起这件事,虽然表面上和领导的关系还是很融洽,但总是觉得和从前大不一样了,有时候对于领导的工作要求也非常反感。


接下来的职场发展,慢慢让小A在人际关系方面有了更深的体悟。对于领导和同事来说,信任很重要,自我保护也很重要。关系双方的相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当很多人面临人际关系困惑时,更多的是采取回避的态度,而不是勇敢地直面。就小A的经历而言,领导的处理当然有待商榷,但是小A在这件事中,并没有选择直面这个问题。


直面是需要勇气的。当然,直面不代表不讲求技巧。去找对方大吵一架,那样的结果可能会更糟。我们需要认识到的是,别人也许会不完美,但自己也是需要反思的,反思自己在事情的进展中,是否需要承担责任。小A在项目申报的过程中,除了最后的项目总结,并没有承担其他工作,如果当时小A能够主动承担更多的工作,也许就不是那样的结果。这样的直面,让小A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修复人际关系,仅仅看到不足也是不行的,还需要调整行动方向,包括在处理关系的模式上,需要重新审视我们的相处规则。如果能够觉察出自己与领导、与同事的相处模式,那么调整就比较容易。模式本身是客观存在的,只是不同的组织、不同的人际关系会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很多职场人无法主动识别,只是被动接受,所以才会被其复杂性困扰。


小B在事业单位工作六年,在这六年中,经常自费外出充电学习,同事一度认为是领导偏心,为小B的学习报销了很多费用。同一批进来的同事,总是有个别人说风凉话。这也造成了小B与同事的关系很微妙,特别是在小B年终考评获得优秀之后,有些同事在背后的议论更加难听。小B最初也有点郁闷,觉得自己的行为关别人啥事啊?时间一长,小B想明白了,这个职位只是自己职业生涯的一个起点,外出充电是自己的选择,既然选择了一条不同的路,就应该承受一些有可能的压力与困扰。况且,他还是想专注在自己的领域里,不会把过多的精力放在人际关系上。同时,小B也想出了一些方法来改善与同事的关系,比如在适当的场合,用轻松的语气向同事传递一个信息:外出的费用都是自己承担的。时间长了,大家关注的不再是单位为小B报销了多少费用,而是小B在专业上的建树,而小B也因此成功地调整到自己满意的岗位。


有人可能会问,花这么多心思,做出这么大的努力来修复人际关系到底值不值得?这就要问你自己了。修复关系的过程可能并不顺利,修复的结果也不一定像预期得那么好。但不能否认的是,良好的人际关系确实能够提升你的工作效率与质量,小B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虽然同事有误解,但他还是努力去改善,同时,他不会再因此而陷入苦恼。


没有人喜欢在一个冷漠、僵硬、互相猜忌的人际关系中工作。修复人际关系固然重要,但在人际关系被破坏之前,我们还是可以先做点什么。

责任编辑:zhaoyang

文章推荐

  •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