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新生代农民工“短工化”

2012-02-15 15:02:51来源:农博网

2月10日,刚到东莞的史标和史飞两兄弟便拉着行李箱马不停蹄到沙田参加招聘会,希望进一家女孩多一点的企业工作。

今年以来,新生代农民工呈现“短工化”的报道不断见诸报端,成为节后用工市场上一大热点议题。

记者调查发现,这一现象同样已经在东莞沿海片区蔓延,并呈现持续上升之势。有职场专家则担心,“短工化”导致年轻人频繁跳槽,缺乏职业规划指导,将可能耽误其职业发展前景。

“短工化”催生中介服务新市场

今年春节前后,国内最大的务工在线职业介绍服务平台工众网就中南、西南、华东、东北、华北和西北6大区域、18个省市的农民工的就业流向问题进行专项调查,回收有效样本1217个。调查显示,被访农民工中,30岁以下占69.7%;38.2%的人在最近单位工作时间少于一年,25.8%为1至2年,仅有17.4%的人超过4年。

清华大学和工众网最新联合发布的《农民工“短工化”就业趋势研究报告》也显示,1980年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其上一份工作的时间、每份工作的平均时间等均明显短于上一代农民工,其职业状态显示出“高流动性”和“高脆弱性”。

记者了解到,在东莞沿海片区,新生代农民工存在“短工化”现象正在催生人才中介服务的新市场。有人才服务市场为此专门推出一种普工半年卡。这种卡专门针对频繁跳槽者,成功办卡者可在半年内免费无限次享受人才市场的工作推介服务。

据介绍,该类卡面市近一年来,销售持续火爆,平均每月新办出600至1000张,至今已办出近5000张。办卡者以新生代农民工为主,年龄在19至28岁之间的占据80%以上;在男女比例上,男性占70%。

此外,汇安人才市场针对长安、虎门一带的调查显示,新生代农民工的平均跳槽周期为一年左右。在这其中,持有该卡的新生代农民工跳槽频率明显大于其他务工者,平均每3至5个月换一次工作。

频繁跳槽影响职业发展

在汇安人力资源服务中心一项针对新生代农民工的调查中,有超过63.67%的90后求职者没有明确的职业规划,不少受访者都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心态寻找工作,或是只注重眼前的一些经济利益而不注重个人职业生涯的长远发展。

新生代农民工短期离职率一直居高不下,使得企业员工流动非常频繁,有职场专家对此表示担忧:频繁跳槽对缺乏工作经验有效积累的90后将非常不利。现代公司,有效积累非常重要,一个员工要想在一家企业有所收获成长,必需脚踏实地戒骄戒躁进行有效工作经验积累。

农博要闻推荐大闸蟹防伪标识登海先锋嘉年华国务院:大力发展现代农作物种业

农业部:保持农村土地承包关系长久不

中央“一号文件”利好农业科技股和涉

农业保险迎来政策春风 监管部门打出“

温家宝:让农民工融入城市就要解决户

程国强:推进农业现代化必须坚持六条

事实上,在一些企业,年轻力壮的新生代已受到冷遇。沙田一家玩具企业今年将招工的年龄范围已经从以前18至30多岁的最大年龄放宽到了50岁以下,即便年近50岁的老一辈工人也可以应聘进厂。

 

该企业一招聘负责人表示,由于玩具企业一线生产车间的环境相对来说较差,而80后、90后新生代员工,对工作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加大了玩具企业招工的困难。因此,企业在年限上放宽了年龄条件,以保障正常生产需要。

“相对于更年轻的一代人来说,这一代人的工作更认真踏实,更能赢得企业的喜爱。”上述那名招聘负责人说。

“这一现象的存在并非只是年轻人单方面的原因,需要企业与员工共同面对。”汇安人力企划部负责人张敏认为,新生代农民工应该保持一个稳定的心态,积极给自己制定一个职业规划,可针对性地给自己制定一些包括意志力在内的训练计划,保持一个积极向上的心态。对于企业来说,新生代农民工因其自身具有鲜明的特性,在对90后员工的管理当中必须改革创新,针对其特点改善自身的管理,同时协助这类员工制定其职业规划并加以督促实行,使得他们体会到更多来自企业的关怀。

“短工化”考验人的转型升级

“短工化”议题经媒体提出后,引来了社会各界热议。有恐慌者担心,“短工化”若继续无序蔓延,将扰乱劳动力的有序流动,最终影响经济的稳定发展。

有分析者则认为,新生代农民工“短工化”并不可怕,属于劳动力市场在这一阶段流动的正常状态。这一现象的出现,可归因于新生代农民工就业观念的转变,以及随着“人口红利”的即将消失,劳动力市场由以企业主为主的卖方市场转为以劳动者为主的买方市场。

也有学者一针见血指出,“短工化”的出现刨根究底皆因目前珠三角经济发展所依赖的“订单型经济”。在当前的全球市场态势变化下,纺织、服装、玩具等劳动密集型产业订单趋小趋紧,企业不愿承担过多养人成本的风险,便在用工过程中“精打细算”,往往采用“接到订单才招工,招不到工就拒单,订单完成就炒人”的用工模式,造成农民工就业“大进大出”的现象。

久而久之,缺乏保障和归属感的农民工就很容易跳槽,或者宁愿做干完活就拿钱的临工。因此导致了流动率大增。要改变这一现状,必须彻底扭转目前对“订单型经济”的依赖。

然而,笔者认为,要解决好这一问题,关键还在于做好人的转型升级。

2012年01月14日,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到广东省十一届人大五次会议东莞代表团参加小组审议。他在提及加快转型升级时说,提高转型升级需要的知识水平和国际视野。转型升级首先是人的素质和能力的转型升级,没有人的转型升级就没有产业的转型升级。

就解决好“短工化”而言,对人的转型升级至少应包含两个方面。一方面涉及思维的转型升级,通过系统化的职业生涯规划培训,拓宽新生代农民工的视野,使他们能够着眼于长远,不被眼前利益、短期利益所束缚;另一方面涉及技能及待遇的产业升级,通过提高工人的工资待遇,为他们建立起长期跟踪式、甚至是终身制的梯级职业技能培训机制,以此大幅提升劳动者素质与能力,增强其在人才市场的竞争力,从而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

 

  

 

责任编辑:admin